Static Oneplus 不可控制论

2013/07/21 - by Oneplus

脱臼


昨天睡觉前,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,结果一不小心下巴脱臼了。

下巴脱臼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第一次脱臼好像是由于吃苹果张太大口,后来则以打哈欠打脱臼了居多。我把这种病症归咎于基因,因为印象中我妈好像也脱臼过。可能是骨骼的构造不合适,也可能是韧带的力度不够,不过这些一定是由基因决定的。由于接受了这种设定,我也就比较释然,重来没埋怨过苹果或者是哈欠。

出于多次脱臼的经验,我已经学会了一些基本的救治手段。一般是将下巴向左稍用力顶一下,感觉头骨错动,也可能会听到咯噔一声。如果运气好,脱臼就归位了。运气不好就多试几次,总有那么一次成功的。

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有自己的技术都是有一定信心的,所以躺在床上左手扶头,右手扶下巴,向左用了一下力。可惜没出现咯噔一声。我知道我失败了,休息了几秒,换了个姿势,又向左使了一下力,当然还是失败。“或许是躺着不方便”,这么想后,我便坐了起来,哈尔滨夏夜的凉风慢悠悠地从窗子吹了进来。我额头上有汗,所以敏锐地捕捉到了这阵不期而遇的夏天的风。

坐起来后,我又重复了几次相同的自救策略,都以失败告终。好在我并没有着急,大学这几年唯一教会我的就是在着急之前先平静一下。平静的片刻之后,一大坨信息就冲入我的脑中:“首都机场好像发生爆炸案了”;“是不是城管最近又打死人了”;“托福口语如何提高成绩,真着急”;“昨天复华那边打架来着”;“不知道当年温岚有没有和周杰伦好过”;“女神建议我换个孙燕姿的桌面,要不要考虑一下”;“最近好像写了很多代码,都快成狗了”;“哎,活着真没意思”;“不过我还是不要告诉别人,免得看起来像个怨妇”。

在一阵激烈的对于宇宙终极问题的思考之后,我意识到“这次脱臼好像是自己弄不好了。”

而这时,寝室里另外一个哥们打起了呼噜,配着青黑天空中闪烁的繁星,显得非常有节奏。

大概又经历了一次尝试的失败,我放弃了治疗。小心翼翼穿上衣服。我要去医院,这件事不怎么严重,不必惊动其他人,我自己就够了。

“我是多么独立的一个人”, 我这么想着瞄了一眼寝室的镜子,以确保自己脱臼的嘴脸在旁人看起来不那么可憎。

然后,一切妥当后,我拖着着这副夸张的对世界惊呆了的表情走入了孤独的夜色之中。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