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atic Oneplus 不可控制论

13
Jun

哈工大男女比例调研报告

前言

虽然关于工大七比一男女比例的说法已经流传多年,但是一直没有一个详实可靠的数据佐证这一结论,抑或推翻这个结论。抱着这样的疑惑,我们开展了这次调研。目的是对于工大男女比例给出一个相对可信的结论。

数据来源

本次调研的数据来源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。首先通过教务处照片图床的一个广为人知的漏洞获得08-11级全体本科生学号的列表。然后,将列表提供学号用作用户名和密码请求体育部的健康成绩网站,由于该网站包含一些基本的性别、年级、自然班等信息,从其响应的页面基本可以获得本次调研所需要的全部信息。通...

[READ MORE]

29
Apr

Python对象的动态成员与__dict__

在写一些python脚本时,我很喜欢用optparse module中的OptionParser对象来解析一些命令行参数。一个简单的例子如下,

parser = OptionParser()
parser.add_option("-f", "--file", dest="filename")
(options, args) = parser.parse_args()

然后,使用options.filename可以调用–file指定的参数,这似乎也没什么神奇的。但是,在第一次用OptionParser...

[READ MORE]

27
Apr

有关毕业选择的一些想法

前一阵,在36kr上看到一篇文章,讲创业团队如何招到优秀的工程师。思路是用智力的复合回报率作为代价。解释开来,就是创业过程可以给工程师提供更大的成长空间和更多的成长机会。使得工程师在创业过程中,提升自身的知识。而这一提升是在大公司工作所不能提供的。

实际,在我完成在百度的实习工作回到学校后,曾经这样考虑过读研究生这个问题。对于未来两年中的一天,我可以用它去实习并获得150元的实习补助和20元的餐食补助[1];也可以用它去多学一点东西,做可以提升自己的工作。当然,也可以什么都不做,躺下睡觉...

[READ MORE]

22
Apr

二元

因为voting的代码有bug,山哥就直接自己写了一个voting。再加上一个小toy的项目完成,这样,我就有几天时间休息,睡到九点。总体来讲还是很开心的。

星期一的时候,和dalord吃了顿午饭。被问到是不是要读博士,回说或许要,lord就说,那就要从现在开始按照博士的思路培养自己,打基础,少做工程,多做能出论文的东西。

好像是两周以前的周一,去二区讲课没吃晚饭。回来时约了jiangfeng师兄去吃火爆烧烤,大概谈的也是想做的和有意义的。不过最后似乎得到了一个毫不相干的结论,就是“很...

[READ MORE]

26
Feb

新学期计划

把学分修满,毕业

本学期还有6学分的专业限选课需要完成。

出色完成毕业设计

毕设题目是LTP序列标注的重构。一些基本的目标有:保证设计结构的清晰;保证代码的整洁,具有较高的可读性;做好文档方面的工作。高级一点的目标包括:hash kernel的实验;把序列标注的常用算法都学一遍;再就是不久前车老师在内部博客上提到的LTP3.0。

本学期对博客进行一次较大幅度的更新

计划小幅度修改UI,在博客内增加一个技术笔记页面,把博客迁移到blog.oneplus.info,增加软件包的主页。

找...

[READ MORE]

18
Feb

我看辉哥打dota

本文副标题为:浅析使用序列标注模型解决dota ai问题,-。-

昨天,我去辉哥寝室玩。他那断网了,无聊在打dota的ai。当时王珑也在,一起吐槽ai弱智。忽然,王珑冒出一句“要是ai能学rep就牛B了”。

我当时说,“要是没有内存什么的限制,ai应该也能学得挺牛的”。之所以这么说,因为我认为,ai的逻辑应该都是写在地图里的,而dota的ai地图大约只有7MB左右,应该写不了太多的逻辑。当然,这件事情我也没有详细去探究,所以可能认识是错误的。

今天早上,回想起昨天说的,要是没有内存、...

[READ MORE]

14
Feb

当谈论爱情时,我们想到了什么

今年寒假,在初中同学会上,敬爱的李丹老师在新年祝福中特意强调“没有女朋友的尽快找女朋友”。当然,从一位长辈口中说出这些倒也理所应当。不过,同辈之间似乎也产生了某种默契,多年不见,三杯两盏,客套话被榨干净后,不免就打听说“谈女朋友没,啥时候结婚啊?”

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场合,家中一位相熟的亲戚甚至拿出平日做报告的严谨逻辑,分条理析,立下军令状,“本年之内,搞定女朋友!”。时间紧,任务重,同志不可放松啊!

猛地一下,我似乎意识到自己正在稳步逼近谈婚论嫁的年龄,这件事就如中考之于初中生,...

[READ MORE]

27
Jan

关于一个点歌社交网络的构想

在广播还比较流行的二十几年前,电台点歌是件非常时髦的事情。当时,人们可接触的文化媒介并不丰富,沟通方式也受到多方面的制约。点歌成了传达感情的一种浪漫而有效的方式。可惜这一美好的形式随着广播的没落而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。

Web2.0时代,社交网络大面积兴起,Facebook、Twitter、豆瓣等等,成功的产品无一不是抓住了人与人之间的合理聚合点。“点歌”这一形式,虽然因为时间的推移而被人们遗忘,但是依旧具有强大的聚合力。首先,因为愈来愈大的社会、经济、生活压力,使得人们进行传统社交的时间...

[READ MORE]

21
Jan

转眼又是相对的一年

公历11年的最后几个小时,郭江师兄问我2011有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。我陷入矛盾,良久才回答说:“大事情倒是不少,不过都算不上值得回忆,觉得都是应该发生的。”实际上是在这个充满凶残选择的三下四上之年,我却觉得异常地淡定。虽然之前规划过各种选择,探讨利弊得失,可行与不可行性,但是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却松懈拖沓,结果都是紧贴baseline。若要真探索个什么原因,大概也是本性使然,所以好与不好,都能释怀。

既然自己的一年寡淡无味,索性就不谈。但若就此煞笔,自然又心有不甘。几日前,膜拜了和菜头...

[READ MORE]

19
Jan

C++笔记 - 虚函数几个小问题

问题零:虚函数与纯虚函数有什么区别

  • 定义一个函数为虚函数,不代表函数为不被实现的函数。定义他为虚函数是为了允许用基类的指针来调用子类的这个函数。
  • 定义一个函数为纯虚函数,才代表函数没有被实现。定义他是为了实现一个接口,起到一个规范的作用,规范继承这个。类的程序员必须实现这个函数。

(上面这段转载自这里,我觉得解释得非常清楚)

问题一:抽象类的析构函数可以是纯虚函数吗

答案是可以的。通过纯虚析构函数,可以防止抽象类被实例化。但是,这里有一个逻辑上的矛盾。由于抽象类往往与具...

[READ MORE]


Previous 2 / 5 Next